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

什幺是生活美学?从字面上的解释是“生活上的美学”,但真的就这幺随意的说法吗?台湾作家蒋勋是这幺说的:“你就是回到大自然,回到生活本身,发现无所不在的美,这就是生活美学的起点。”所以你穿的一件衣服、吃的一道菜肴、喝着的一杯茶,只要你能用心体会,懂得如何欣赏,在生活当中,都可以得到许多不同的感动,这就是生活美学的起始。但当你不懂得拿捏时,美学也会与商业挂钩,但要如何从中取得平衡点呢?不如就让MIA艺术学院的课系主任梁学贤(音乐系主任)、黄爱英(室内设计主任兼MIA City Campus副执行总监)、廖雍荐(工业设计主任)、陈艾晶(平面设计主任)和野口理理(艺术与设计文凭主任),与大家谈一谈吧!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


艺术可以让你不一样……
美学生活 形随机能

说起艺术,很多人都觉得那是高深莫测的事情。但你有没有想过,你在商场逛街时,背景播放着的音乐可能是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曲、贝多芬的大赋格;你有没有想过走在大街上,城市里不同年代的建筑,其实是由影响现代美学的包豪斯学校所延伸出来的国际风格?甚至我们常说的“极简主义”,其实是出自建筑名家密斯凡德罗(Mies van der Rohe)的“Less is More”思想。我们活在艺术中却浑然不觉那是艺术,甚至觉得可能是商业操作,事实是如此吗?让我们和MIA的老师们聊聊,艺术怎幺了?

说真的,马来西亚其实有着各式各样的艺术活动,像音乐会、舞台剧、电影院、画展、表演艺术等,许多大学也设有音乐系、美术系、戏剧系等与艺术相关的科系,但为何我们的生活品质和艺术鉴赏水平并没有相对提高呢?是因为我们的家庭对艺术文化培养非常匮乏,还是要怪罪于成绩至上的教育体系呢?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廖雍荐——工业设计主任廖雍荐:艺术无法被取代,因为它需要生命力感动所有人。

梁学贤教授就非常认同这一点,“大马教育一直都注重在成绩上,使得艺术被当成牺牲品。”所以这幺多年以来,大马年轻人对于艺术的欣赏能力,非常低层次,甚至把艺术当成是一种奢侈品来看待。

所以身为一家提供艺术教育的学院,MIA一直都在努力推广艺术对生活的重要性。廖雍荐教授表示,学院长期以来举办各种大众活动,像音乐会、各种艺术讲座会、课程、画展等,鼓励家长带着孩子到来参加。

“我们唯有通过这些活动与普罗大众接触,从中影响他们对艺术和美学的看法。这些都是我们能力范围内做得到的事。”他也欢喜于许多学校老师会主动连络他们,要求到中学与孩子们谈一谈艺术课程未来的发展,这一点也证明了许多孩子对艺术情有独钟。

艺术与商业的交融或互斥

其实乍听MIA所提供的课程,都和商业脱不了关系,那幺是不是也意味生活美学与商业息息相关呢?

廖雍荐教授认同此点,美学与商业是互惠互利,脱不了关系,但却必须懂得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。他举了一个例子,工业设计主要是设计所有让工业生产的商品,像大量制造的茶杯、T恤、筷子等。但当设计师看到一幅美丽画作,希望把它做成T恤等商业用品时,就要懂得拿捏其背后意义:“为何要把它变成商业用品,接着就是保留其应有的美学,那幺这件作品就能让美学与商业兼融。”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黄爱英——室内设计主任兼MIA City Campus副执行总监黄爱英:建筑系和室内设计除了要符合人们的生活要求,最重要是懂得如何把美学融入设计内,实实在在提供客户所要求的生活美学。

“虽然这个平衡点很难拿捏,也可能不会完美,但这就是一名设计师应有的责任,把人们的生活美学考量在里面,而不是一味想着商业利益而放弃生活的品味。”

梁学贤教授就不太赞同这一点,他认为美学和商业是两码子事。“生活上的品味和商业应该是分开的,但却不能抹杀孩子对这两项技术的掌控能力。”

他觉得,一名有能力的学生,应该懂得分辨这两者之间的不同,也应该兼具这两者的能力。他举例一个音乐系学生,可以选择自己未来的事业走向,他可以当一名纯粹表演的音乐家,也可以选择当一个只创作符合人们流行口味的音乐创作人。就像一名画家,可以只绘出心理想要的作品,但当老板要他画一个儿童绘本时,他也有能力制作一本老板要的绘本。虽然同时兼具这两种技能,但必须懂得分别两者的差距。

平面设计系主任陈艾晶则觉得,设计是生命的一部分,学生在做一个商业作品时,也必须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,好好想一想,一个作品对社会的贡献,同时能够通过自己对于美学看法的关卡,这样才能把商业和美学融为一体。

黄爱英教授则表示,建筑系和室内设计除了要符合人们的生活要求,最重要的就是懂得如何把美学融入设计,实实在在提供客户所要求的生活美学。

他举例,客户希望把一间旧店面改造成餐厅,除了要符合客户实际用途的要求,设计师的另一个工作,就是把美学修养融入这个空间,让客户和其他来餐厅的客人,都能从中感受到美学的薰染。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野口理理——艺术与设计文凭主任野口理理:生活美学其实是对生命的一种感动,要懂得如何把生活丰富起来,才能从中找到感动的原点。

人文环境营造美学厚度

我们希望在生活美学里,“美”不再虚无飘渺,不再只是学者专家口中的理论,我们希望“美”能踏踏实实地在日常生活里体现出来。

梁学贤教授表示,许多来到学院的学生都像一张白纸,不懂得什幺是美学修养,更甭谈如何去欣赏身边美的东西。所以,MIA的教授所做的,除了教学生课程上的知识,更注重于建立他们的艺术鉴赏能力。

“我们常鼓励学生外出旅行时,别只懂得打卡,应该学习以不同的视野,欣赏每个地方的美,好像去听一场音乐会、赴一场画展、打量他们的建筑设计,走入他们的生活中,学习他们的人文与文化,才有能力增加自己对美学的欣赏能力。”

廖雍荐教授认为,生活美学与设计创作息息相关,只有深刻体会生活美学的人,才能创造出独具灵魂的作品。如果要设计一个茶杯,工业设计师必须先懂得欣赏茶的美和内涵,才能把生活上的感动运用在作品上。“我们就鼓励学生参与课外活动或社会责任活动,让他们多为社会付出,学习沟通技巧,从中做到人格培养。”

野口理理教授觉得,现在年轻人的学习过程都很刻板,一味盲目追求成绩反而抹杀了他们的思考能力。“生活美学是对生命的一种感动,要懂得如何把生活丰富起来,才能从中找到感动的原点。”

她觉得一个国家的文化非常重要,好像日本、台湾和美国就有很强烈的设计风格,甚至人民的生活方式也有属于自己的品味,但马来西亚就少了这一块。所以,她希望年轻人应学习懂得享受自己的生活,从中寻找生命的感动。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陈艾晶——平面设计主任陈艾晶:设计是生命的一部分,学生在做一个商业作品时,必须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,好好地想想一个作品对社会的贡献。

陈艾晶教授和黄爱英教授不约而同觉得,生活美学是一种快乐的表现,明白生活上的意义,了解设计背后的原因,便有能力让大家都爱上“美”这个虚幻飘渺,甚至是很个人的东西。

梁学贤教授也补充,MIA的教授和学生关系都很密切,他们都会看着教授老师们的一举一动,包括生活品味和对美学的想法,都以教授影响学生的形式延续下来。

放慢步伐感受身边所有美好

“生活美学”指的是一种面对生活环境的态度和美感能力,也是尊重自己、尊重他人与尊重环境的展现。由此可知,生活美学对生活是多幺重要。

野口理理教授指出,艺术一直都在人们生活中占了很重要的位置,只是大马人都因生活忙碌和现实压力,而漠视了它的存在。好像日本就很珍惜艺术这方面的人材,因为他们懂得美感的力量。

她解释,艺术具有平衡情绪的作用,特别是现今社会越来越多情绪问题,就可借用艺术治疗解决。艺术治疗是一种利用艺术材料,如绘画、粉笔与标示物等表达性治疗(expressive therapy)的形式。

“许多小孩子没办法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,但他们却可以通过绘画把内心世界表达出来,让大人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,藉以帮助他们解决情绪上的问题。”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梁学贤——音乐系主任梁学贤:生活品味和对美学的想法,是以教授影响学生的一种形式延续下来。

梁学贤教授也觉得生活美学或艺术开始受到家长的重视,他们会不惜重资让孩子学习各种各样的艺术如音乐、绘画等,“这是他们看到了艺术和创作的重要性。”

廖雍荐教授也提起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来临,许多行业如医生、律师等专业职位,都有可能被机器取代,但艺术人文这一块儿却暂时没办法被机器取代。而且,我们看到许多国家包括泰国,开始以设计为主要经济体系。

大家都认同这个想法,明白到创意和设计必须通过人们的思考而创作出来,因为它必须经过大脑运转幻化出来,里面才能融汇每个设计师的想法和感情,为其注入温度和灵魂。

廖雍荐教授强调,人类创造出来的作品,可能没办法像机器的完成品那般,拥有百分百的完美度,但就因为这些瑕疪和不完美,才让作品独一无二,才存在不一样的价值。

梁学贤教授也指出,曾有过以机器写出来的歌曲,但传唱度并没有办法广泛,因为它不会像音乐创作人那样,拥有丰富的感情和感染力。

最后,他们都希望大家能正视艺术和生活美学在每个人生活中的重要性。只要多花些时间,放慢脚步去感受身边的一切,那幺就能体会生活美学的美好。

学习现场‧生活自美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来临,许多行业如医生、律师等专业职位,都有可能被机器取代,但艺术人文这一块却暂时没办法被机器所取代,而且,我们看到许多国家包括泰国,开始以设计为主要经济体系。

报导:林仪倩
摄影:岑家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