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现场‧班主任不赖哦!

班主任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当的呢?当过的老师,有的觉得那简直是一种修炼,非得有铁一般的肌肤,有非一般的超人思维,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超凡入圣的情商,虽说学生们都长着一副天使般的脸孔,但谁晓得脸孔下的是恶魔还是天使呢?今天这两位现任和前任班主任,在开学的前一天,跟我们聊聊他们担任班主任的经验……


【诗巫加帛福南华小】戴舒妃篇

我喜欢当级任。带领一群小屁孩,一切从零开始到他们学会的感觉,真是极大的满足。因为班上土着生较多,沟通上往往是笑话比较多。记得有一次,班上有一位土着生,不小心把香肠掉在地板上,然后丢进我特地准备让孩子丢铅笔屑的小垃圾桶,因怕我骂,很紧张地用他那只学了半年的华语跟我解释:“不是的老蛇(我当然知道我不是老蛇,我是老师)我看见它跌倒在这里,我angkat它放进去。”

当下的我噗哧大笑,天呐,怎会那幺可爱!我班有时候真的很另类,记得他们三年级时,国庆日刚好跟中元节同一天,我随口问他们为什幺星期五是公假?他们的答案是:“鬼节啊,老师……”后来,他们就问什幺是鬼节?我就开始讲故事。之后,他们在做功课时,我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:

“我很怕!”

“怕什幺?”

“怕鬼!老师说不可以出来玩,会被鬼抓!”

“哎呀,别怕啦!鬼节是华人过的,他只会抓我们华人,他是不会抓你们伊班人的啦!”我忍不住,当场大笑,结果花了一段时间向他们解释鬼节的意义。

过去,我曾以为大扫除是他们喜欢的活动,大家好像都不怕脏,殊不知到了六年级,小瓜们无奈说:“没办法,谁叫我们有个强迫症很严重的级任。”我的强迫症是很严重的,当我进班如果眼睛停在某地方超过五秒,蕾蕾就会问:“老师,说吧,你又不满意哪个地方了?是箱子歪了吗?”然后她会去把箱子摆正。如果我还是没移开视线,恩恩就会说:“书架里的书高度不整齐啦!”

只要一个眼神,就知道彼此要的是什幺?这幺多年感情,不是盖的。我的强迫症,让我们连续整年整洁比赛十连冠啊!有时候,看着他们很乖,就会感性地说:“嘿,你们真的很容易满足耶!”结果他们直接呛我:“我们看你可怜,委屈一下我们自己啦!”我直接在班上骂:“去……你们……”他们就嘿嘿嘿地说:“老师,你讲粗俗的话哦!”我就说:“粗俗一词,用得好,好吧!我不生气了。”接着,全班又是一阵东歪西倒。

学习现场‧班主任不赖哦!

不是孙猴子却会七十二变

教学过程中,我追求的,不是优异的成绩,我要的是快乐学习,正面的思考态度,还有专属小瓜们自己的小学生涯。每次到五六年级那两年,校方一直对分数有一定的要求。我知道不是每个孩子都很会读书,我也知道每个人的天分并不一样,我并不能要求他们每个人拿一百分,不能每个都考A,不能每个人都全科及格,甚至有些学生因为分数的压力甘愿自我放弃。

我记得石立和京尼问我说:“老师,进步两分可以吗?”我说:“可以啊!为什幺不可以?这次进步两分,下一次可能是进步四分,那就够了啊!没人能一步登天,慢慢来,有进步就是好事。”

“老师,我们的华语不好,每次不及格,怎幺办?”

“会讲就很好了,你们很本事了,你想想看你们懂得国语、英语、伊班语,还懂得华语耶!””

“我会我会!apu…sigat mat dek tok……”(伊班语你长得很帅的意思,大概的拼音,我也是乱来的)结果好像在班上耍白痴的永远都是我。我最感恩的是,每一场比赛大家都会自动说要参加。我常说不需要得奖,去看看别人怎幺做,多参与让自己的小学生涯不空白。可是,小瓜们的成绩每次都让老师感到自豪。每每成绩放榜时,我就会说你们很棒啊!可是他们都会回我:“哎呀,小事啦,我们怕你丢脸,就小小努力一下啦!”

每一次,从一年级开始带领新一批小瓜,我总是会兴奋计划一大堆这六年要跟他们一起进行的活动。拿到他们新的成绩册,我会亲自帮他们拍一人一张笑容灿烂的大头照,再亲手将一本本成绩册包得美美的,一笔一笔整齐填写他们的资料。

有老师不解,问我为什幺不让学生带回去让父母自己包呢?我笑笑说:“你看,这二十多本成绩册,包好让孩子带回去给家长批阅签名时,孩子会觉得是老师亲手包的,要好好爱惜。家长会感受到我的用心,那样不是很好吗?”

当了级任十多年,但对我来说,虽然级任老师不好当,但我还是很享受。因为身为级任老师,除了要当蜘蛛侠挑灯与网络系统夜战,输入和更新资料,班上大小事都需要处理,只差没披上超人的披风拯救世界了!

学习现场‧班主任不赖哦!当了级任十多年,但对我来说,虽然级任老师不好当,但我还是很享受。

班级保姆包青天脸色

【吉隆坡循人中学】赖宇欣篇

犹记得四年前,我忽然接到校方通知,说我即将带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“第七班”高一商科班,心情忐忑不安。我当时已有9年执教经验,照理说校方这安排不会太唐突,但这学校高一班级不曾出现“第七班”商科班,这个破纪录的显现,好像一种暗示——这是一班“多出来”的班;虽然事实不是这样,那只是当年的高一人数特别多,校方多设一班的自然安排而已,但我心里也觉得别扭,尤其是一些爱开玩笑的同事,也跑来揶揄我被委任成“第七班”的班导师。

刚开始,被安排进这一班的少年似乎不太满意校方的安排,他们也有“是不是自己太差而被安排进最后一班”的自卑感,甚至有害怕被别人看不起的心态。

我当时是个心智尚算成熟的成人,被同事这幺一闹,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滋味;心中也有些许不满,更何况是学生!但很快的我告诉自己——接受现实,不要戴有色眼镜看待“自己的孩子”。

说真的,我当时是好不容易安抚好孩子们——我告诉他们自己的学历和教学经验,加上当时我也陆续出版了几本少年小说;要是他们觉得校方有意怠慢他们,也没理由派一个如此“有料”的老师当他们的班导师;也请他们不要那幺快判自己“死刑”,要是他们不满意我的带领,也请他们再忍耐一年,来年再申请换班。这话一说下去,他们似乎安心不少。我也开始了战战兢兢的“保姆”教学生涯。

这是一班由16岁和17岁少年组成的班级,全班五十多位孩子,每个都如此特别;说真的,我没当过妈,一夜之间睡醒忽然成了他们的妈,我有点不习惯。但我没时间埋怨,也没空生气。当科任老师已够我繁忙了,加上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处理好这些繁多但琐碎的杂务,这样我才可以把晚上的时间腾出来写作。写作,才是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,我不想放弃;就是这样一个选择,让我更把握在学校没教课的零碎时间。

在极不愿意当妈的情况下,还被迫天天要面对五十几位大孩子的嘴脸,我心中满是纠结和愤懑,不知要如何排解,唯有天天黑着脸进班,赏他们“包青天”的脸色。

学习现场‧班主任不赖哦!商七班一个满有魄力和号召力的女班长。

当妈两个月面对退学挑战

“当妈”的第二个月我就遇到挑战——一个乖巧的学生面临被退学的勒令,原因是他多次没交作业而导致“过满”(学校明文规定不能欠交作业),当时无论我怎幺替他求情和想办法也解决不了,只好请他的家长来学校一趟,看看是否可请校方看在该名单亲爸爸的分上通融,奈何最后还是没办法。

我记得这名学生上课的最后一天,班上多位同学非常不舍得他;我虽然不舍,也为自己无法为他做些什幺而感到难过;但最后发现,他的个案,也让班上那些较为懒散的同学引以为鉴,他的退学也不算是个“白白牺牲”的例子。

也许是时间和各种相处上细节的堆叠,慢慢的,我们摸清彼此的性格,摩擦没这幺多的时候,大家似乎也开始慢慢接受自己是高一商七班的一分子了。在这时候,我们开始感受到“大家庭”的美好和甜蜜,相处也融洽起来。

渐渐我发现,他们都是可爱善良的天使,虽然未必在课业上有亮眼成绩,但却在其他领域上尽显天赋:在绘画、交际或运动场上……可惜当年因个人生涯规划的问题,一年后,我决定投入全职写作的怀抱,没能亲眼看他们高中毕业。

如今,这班可爱又顽皮的天使早就各散东西,上大学或投入职场,大家都在不同的角落生活着。我已好久没见他们,或许走在路上碰见也认不出他们了!但我依旧在心里感恩上天安排,我曾遇过如此天真可爱的笑脸,赠予我如此美妙的回忆!

学习现场‧班主任不赖哦!我依旧在心里感恩上天安排,我曾遇过如此天真可爱的笑脸,赠予我如此美妙的回忆!图为我生日时,同学们为我庆生。